RB放棄拆夥念頭:繼續做大家覺得很棒的音樂

 

RubberBand 坦言不會拆夥。

RubberBand早前接受香港開電視主播王凌燕訪問,主音6號解釋為何以「Ciao」作為演會名字:「意大利人說再見時很瀟灑說句ciao,但原來ciao也是見面時會說的話。這兩年身邊很多朋友也說移民,大家都覺得這時候想說這件事,所以把演唱會定名Ciao。」雖然定了主題,演唱會準備得如火如荼,但6號坦言想過開不成,或再押後。鼓手泥鯭也感慨:「以前做騷理所當然。」

要從這麼多好歌裡挑選來做歌單當然不易,不過說到最能代表RubberBand的歌,泥鯭和結他手阿正不約而同選了《Dedicated To…》,泥鯭說:「宣傳時力度不大,但對於我和個別隊友來說感受很深,每次唱都有種激動。」阿正就補充 :「我們寫歌都是dedicated to(致給)一個人,所以這首歌最能代表我們。」選了《未來見》的6號也同意 :「《Dedicated To…》代表四個人自己,如果兼顧釋放出來的感覺,我會選《未來見》。」而低音結他手阿偉就與眾不同選了《潛》:「我們經常的狀態就是潛,各自潛到深海不知幾千米,哈哈!」

孤島夥伴

新碟其中一首歌《孤島人》也深受樂迷歡迎,問到四人如果要帶一個隊友去孤島會帶誰,泥鯭就選了阿正:「阿偉太悲觀,跟他在孤島會自尋短見,6號太多牢騷,阿正他一個電話就能帶我離開,哈哈!」不過阿正就寫了「 I‘d rather die.(我寧願死),笑言對著他們三個寧願「搞掂」自己。而阿偉選 6號,理由很簡單:「起碼有歌聽。」選了泥鯭的6 號聞言笑說:「阿偉打算留在島上,我打算離開,黎先生(泥鯭)很擅長帆船運動,年少到現在都很會造船,可以像電影《劫後重生》一樣。」成軍17年的RubberBand對隊友了解不淺。

四個人要在一起17年不容易,問RubberBand有沒有想過離團,阿偉說:「我自己沒有,不知隊友生氣時有沒有,就像你生氣時會想甩掉男友。」泥鯭說當然想過:「你生氣時也會想『劈炮』。我覺得很正常,但是大家還在一起一定有原因。我的滿足感可能是我做騷時很多人唱我們的歌,你留下總是因為有一件事讓你留下。」6號也坦言有想「劈炮」的時候:「從2006年簽約到現在也15年,不短,各自也有自己的人生規劃,你留在這裏的意義一定是比較大,可以繼續一起做大家覺得很棒的音樂,很多時候也有這些討論,自己跟自己的討論。」阿正也笑言每年都「劈炮」幾次。各自的才華合拼出來是他們心中最棒的音樂,這也是RubberBand四子這麼多年仍在一起的原因。

【#有禮送】下載 @ 流動新聞 📱手機APP!玩遊戲
💌送你《祟光》現金券
💌送你《鴻福堂》現金券
💌送你《百佳》現金券
🍺送你德國手工啤
👉👉一玩即知中咩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