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獲拔萃女書院續約 楊子俊:政治教育必先重建

拔萃女書院通識科老師楊子俊去年6月12日於金鍾「反送中」示威中,遭警方發射的子彈射爆右眼,視力只餘2.5%。他今日表示不獲校方續約,將於下月離任。他在千字文中表示「進入另一階段的抗爭」,「香港的政治與教育秩序必先重建」。

楊子俊(資料圖片)

楊子俊於社交網站發文:「我將在不獲校方續約的情況下,提早於7月辭任拔萃女書院通識科教師一職。在此清楚交代事實和我的想法。

今年是我第八年教書,也是在女拔的第四年。
事緣校方在今年3月正式告訴我,不會和我續約,即我的任期會在今年8月31日完結。
不續約的原因:
學校會按計劃,在來年完全取消中三級的通識科,通識科組的人手將會過剩。
而我是在通識科組內在校年資最短的其中一位。
校長指這是真實而合理的原因,認為我可以坦誠公開。

我沒有「反抗」或即時公佈消息,因為我考慮到:
1. 右眼失明後,我的批改能力大降,難以維持我心目中的教學水準。我也質疑自己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全職教師。
2. 我在社運的參與和在傳媒的曝光日增,我身為學校的僱員,的確對學校的形象帶來影響。
3. 我不希望影響學生的情緒和打擊教育同工們的士氣。

無論原因如何,現實就是,我將失業了。
以現時的政治環境和我的情況,我也不可能去找新學校。
對於一個工作和收入向來穩定的教師而言,這是一個難關。
幸好這幾年自己在教書外仍有裝備自己,有些謀生技能。
計了計數,總算不會餓死,也就釋懷了。

然後我在3、4月做了很多事情,尋找自己在社會和運動中的應有定位。
我發現,除傷者身份外,我的教師背景在傳媒訪問、在囚支援、公眾教育等方面也能發揮作用。
更何況,政權對教育界的箝制和打壓愈演愈烈,我所熱愛的通識科,能否生存也成問題。
(行內頗受敬重的考評局盧先生,也不明不白地離職了)
我平時口口聲聲說自己堅守通識專業,當本科有難,而我的離職將成事實,我還應該獨善其身嗎?

當然,我只是一名有些傳媒關注、認識一些抗爭和政圈人士的通識教師。
我能夠做到甚麼、做得多少,我現在也談不上來。
但在形勢急速惡化下,我希望自己能盡快離開教育建制,換取最多的空間,盡己所能。

所以,復課後,我向校方請辭。
我想把本學年的教學都完成後,於7月提前離職。這得到了校方同意。
現實上,學校7、8月的工作量以至能騰出的時間不算多,我也失去了兩個月的薪金。(真實感受:兩行眼淚emoji)
但我想透過這個方式,主動迎接自己必須作出的轉變。
亦希望這樣做,可以減低對校內外所有人士的影響。

也所以,如果你為我的遭遇感到不值,我希望能拍一下你的膊頭,笑着跟你說這結果某程度上是我想要的,不用難過。

如果你感到憤怒,那請你把它儲存起來,用以迎戰我們真正的敵人吧。

選擇在這個時候公佈,是因為想有一兩節課的時間跟學生好好交代,以免影響他們月尾應試的心情。
事實上,過去發生了很多事情,我都未能一一向關心我的舊生和朋友們講清楚。
我將會撰寫一本關於我自己經歷的書。
如果你有興趣閱讀我的故事和對教育的思考(或善心支持一個失業教師),可以到我另一專頁看看。

我不覺這是離別,而是進入另一階段的抗爭。
我始終是喜歡教書的人。
盼望有一天,我能回歸教育前線,做個簡簡單單的老師。
而要有這一天,香港的政治與教育秩序必先重建。
這是我選擇的戰鬥。
各位朋友、教育同工,我會繼續努力。
在這亂世,大家好好保重。」

【#有禮送】下載 @ 流動新聞 📱手機APP!玩遊戲
💌送你《祟光》現金券
💌送你《鴻福堂》現金券
💌送你《百佳》現金券
🍺送你德國手工啤
👉👉一玩即知中咩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