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選區議員權限不包括執法 民主勝利後香港人也無奈

獅子山(網上圖片)

中大學者健吾觀察到對區議員的不同意見,包括抱怨。

「甲:有好多區議員,最近話「唔識管office」,個員工連返工都有問題。

「乙:咁梗係啦,果d人,工都未返過份,唔好話管人啦,自己都未管好啦。上樑不正,連開會做主席都可以遲到遲成個鐘,睇住你咁既質素既,都做到三萬幾蚊個月份工,以為呃下like就叫做「政治」。唔死就有鬼啦。

「丙:做咩啫你?香港人揀架!香港人中意呢d人做議員,你怨咩?公帑晒左咩?唔晒呀。係香港人既決定,係民主既勝利!」

筲箕灣區議員梁詠詩指違泊問題嚴重,而區議員不能執法:「如果我有權力可以抄牌,我肯定瘋狂日日落去抄,抄到無人敢再泊。可惜,每次收完相都係報警,要等警察執法。區議員,就係咁卑微,乜都要靠相關部門執法,自己卻只能企響度等。」

【#有禮送】下載 @ 流動新聞 📱手機APP!玩遊戲
💌送你《祟光》現金券
💌送你《鴻福堂》現金券
💌送你《百佳》現金券
🍺送你德國手工啤
👉👉一玩即知中咩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