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子俊老師遭射眼康復無止境 不滿盧偉聰昔日獎座寄警察總部

傳統名校通識科楊子俊老師,在6月12日遭橡膠子彈射右眼,康復進度未如理想。他聲稱他當時並沒有衝擊警方防線,只是和平地因為學校假期,而出現於街上。而他更會於本月中採取行動,如向警方索償。

他曾經榮獲教育局訓育與輔導組頒發的「多元智能躍進計劃2015/16」嘉許獎座,教書20年作育英才。可是他因為不滿意昔日的頒獎者盧偉聰及其麾下的香港警隊在2019年傷害普通市民以及他的右眼,故將獎座寄警察總部。他又指明年仍在學校教書,除非教育局取消他的教師註冊資格。附上節錄他在2019年10月寫出的公開信函。他此舉是對警方武力行動,字裡行間充滿失望。

「致盧偉聰處長:

「隨信附上的獎座,是你2016年在喇沙書院的台上頒給我的。現在把它還給你,以表示我對你的不滿,並希望能引起你的注意。

「而你作為警隊之首,若真的以確保社會安穩為目標,就應綜觀全局,以政治智慧管理這一場民眾運動。可是,你卻採用下下之策,盲目地以武力遏制示威活動,造成警民互相仇視及攻擊的惡性循環。

「最令我憂心的是,你不但在10月1日前修改警察通例,放寬實彈還擊的條件,更在未經調查下,即向傳媒表示開槍的警員合法合理。這一方面對警員造成非常錯誤的信息,更會令激進示威者認定警方將加劇使用實彈,必須以更高的武力對抗警員。這勢將警民關係推上絕路。

「我懇請閣下毋忘警務工作的目標,顧念前線警員和市民的生命安全,盡你的所能制止實彈使用。香港警隊若是『亞洲最佳』,必有能力以非致命武力控制示威活動。

「最後,容許我作出兩個個人請求。一,關於速龍小隊不展示其警員編號的司法覆核案件,我方的理據充分,警方若真的尊重人權,應立即以行動改善,而非等候聆訊拖延。二,我將於本月底到警署報到,若警方在這四個月間仍未搜集到證據控告我暴動,請即場釋放我。我想取回我的電話,因裏面有我教學需要的文件。

「市民楊子俊

「(注:獎座上的校名被遮去,因我已非在該校任教。此信連同獎座寄往警察總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