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濫暴瘋狂截查市民 催淚「放題」攻陷九龍半島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爭議持續四個月未有平息跡象,有網民發起今午(27日)3時於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舉行集會,但由於集會未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故一早已有大量警員在附近戒備,引起在場人士與警員對峙,最終發生衝突,更蔓延到旺角、深水埗及黃埔,警方全日繼續催淚「放題」。

大批防暴警員於彌敦道戒備。

集會原定下午3時,但未夠兩點已超過100名蒙面防暴警員在梳士巴利花園外佈防,並在梳士巴利道旁行人路截查市民。至2時45分,新界南總區副指揮官陶輝帶領的一隊防暴警至少先後截查多名年青人,即被市民包圍指罵高叫「黑社會」、「7.21唔見人 8.31打死人」、「黑警死全家」等,又批評他們蒙面執法。陶輝的胸口位置印有「行動副號」的白底卡紙,上面印有「RRC NTS Commander」,意思是新界南總區應變大隊指揮官。而他身邊隊員的白卡上都印有「RRC NTS」。直至3時,已有過千人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聚集並高叫口號,有人揮動美國國旗及港英旗。

接近3時25分,有市民開始行出馬路,防暴警員舉起藍旗,又呼籲不要停留在梳士巴利道上。防暴警員五分鐘後舉起黑旗,警告會施放催淚煙。有一名男子於梳士巴利道被警方制服,大批市民以雨傘及雜物攻擊警員,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驅散,為整日的催淚「放題」揭開戰幔。陶輝率領的小隊突然向梳士巴利道花園內聚集的市民狂射胡椒水,又發射多個10發橡膠子彈。一名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在半島酒店外被警方制服,雙手被綁上索帶,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有警察向他的淋凍水。差不多在同時有市民在北京道對開設置路障。警方在太空館外噴胡椒噴霧,有一名青年被被防暴警帶到九龍公園徑搜身,有急救員稱該青年「成面紅晒,不斷嘔水」,估計青年腹部或胸部受傷,但防暴警拒讓急救員靠近施救,並指青年「好舒服」。有示威者於重慶大廈外向防暴警員投擲玻璃樽,警方舉起藍旗及黑旗作警告。

持槍防暴警員於彌敦道於重慶大廈外戒備。

有部分示威者沿海旁步行前往紅磡黃埔花園,並先後在德民街及土瓜灣馬頭圍道設置路障。亦有示威者於旺角彌敦道快閃堵路,用磚頭和雜物設置路障。警方入夜後在旺角施放多枚催淚彈,有人受傷,有義務救護員即場為傷者治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