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三毛的足迹,走近绝美撒哈拉

    有的旅行,是为了吃喝玩乐;有的旅行,是为了释放压力;有的旅行,是为了见识世界;而有的旅行,是为了寻找自我。在三毛的笔下,撒哈拉是温柔的、是缱绻的、是宁静的。这片一望无际的浩瀚沙海,在许多年前迎来了一位异乡女子,用一本《撒哈拉的故事》将这片荒芜的土地突然呈现在了远在东方的人们的面前,从此,整整一代人都对那片遥远的土地产生了一种如乡愁般莫名的思念。

    有些地方是你一生当中不得不去的,撒哈拉正是这么一个地方。穿行撒哈拉的起始点在突尼斯或摩洛哥,在深入大漠之前,还可以最后游览到古老的城市,随后就可以乘坐专门的沙漠行驶车辆,与旅行队伍一起浩浩荡荡的启程了。整个行程将持续三周以上,你们将穿越起伏的沙丘,走访原始的非洲部落,在绿洲集市上寻宝。

    —在这儿,无穷无尽波浪起伏的沙粒,才是大地真正的主人,

    而人,生存在这儿,只不过是拌在沙里面的小石子罢了。

    ——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撒哈拉沙漠形成于约250万年前,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沙质荒漠,位于非洲北部,其面积之大足以放下整个美国国土。这里人迹罕至、地广人稀,主要生存着阿拉伯人,其次是柏柏尔人。行走在沙漠里,放眼望去,天地间只剩你一人,和脚下的漫漫黄沙。你会油然而生一种渺小之感,对撒哈拉来说,你也不过是它的一粒“沙子”罢了。

    —早晨的沙漠,像被水洗过了似的干净,

    天空是碧蓝的,没有一丝云彩,温柔的沙丘不断地铺展到视线所能及的极限。

    ——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没有人会见过比撒哈拉沙漠更美的日出,凌晨的撒哈拉温度适中,找一个高一点的沙丘坐下,等待着一轮朝阳跳出地平线,光芒霎时铺满大地,给撒哈拉黄色的沙硕又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

    正午的撒哈拉是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天空中的那颗金色的圆球源源不断的向这片大地释放它的“热情”,此时你还穿着当地的绸缎衣裳,到了黄昏,就必须换上厚重的棉袄了。夕阳慢慢染红了天边,也将沙漠映成鲜血的红色,此时的撒哈拉像极了一个地球之外的星球。黑夜降临,一座座沙丘只能变成黑色的剪影,这时的美景不在地上,而在天上。黑色的幕布将平时星光微弱的星星都显现了出来,万千大大小小的星星组成了一道天上银河,沉静的夜突然像被泼了浓浓的色彩一样活泼起来。

    —生命,在这样荒僻落后而贫苦的地方,一样欣欣向荣地滋长着。

    ——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生活在这里的贝都因人(阿拉伯人的一支)世代靠游牧为生,他们秉持着原始而古老的日出作,日落息的生活节奏,男人们出门放牧,女人们在家做手工。对于贝都因人来说,整个沙漠都是“家”——他们一直在移动,没有永久的露营地。即便世代与沙漠常伴,他们仍然比任何人都更敬畏这片沙漠。

    在沙漠中,骆驼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它们与主人一样,已然习惯了沙漠生活。除此之外,如果你运气好,还能看到沙狐、竹鼠、鸵鸟和沙漠莺的身影。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这些奇特的生命仍然在努力的生存着。

    —生命的过程,无论是阳春白雪,青菜豆腐,我都得尝尝是什么滋味,才不枉来走这么一遭!

    ——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撒哈拉沙漠的美并不是谁都能消受的,这里处处潜藏着危险,你有可能迷失在大漠中,可能会承受不住沙漠过热的天气,会遇上可怕的沙暴,会饿死渴死,还有遭到打劫的风险。因此撒哈拉之行必须要寻求一个专业的向导,沿着指定的路线前进。

    也正是这种迷人的危险,穿越撒哈拉也意味着一种自我的挑战,是为了探寻自己的内心世界。只有在这种远离城嚣、人迹罕至又危机四伏的荒漠里,才能听见来自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来过这片荒芜的土地,感受过最低限度的生存条件,任何一点点现实生活上的享受,都能使心灵得到无限的满足和升华。就像是经过了一场洗礼。

    除了原始的自然景观之外,撒哈拉沙漠还是一座“非洲好莱坞”,像《星球大战》、《英国病人》等大片都在此取过景,影迷们可别错过呀。

    来这之前你无法想象沙漠中竟然还有这么多惊险刺激的娱乐活动。在撒哈拉你除了骑骆驼,还可以感受滑沙、沙漠越野车、沙漠摩托车等丰富精彩的活动,绝对不输蹦极和跳伞带给你的刺激,综艺《花样的旅途》里林志玲、沈腾等明星尝试的就是滑沙项目。

    有时,生命就是缺少这么一次“跳脱常理”的尝试,三毛在这里收获了她的“撒哈拉”,你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