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派“五大诉求”自相矛盾 背后目的昭然若揭

    “7月落霜、8月落雪、9月呕血”,三个多月来,暴徒们拦地铁瘫机场,阻上班打游客,堵交通扰治安,致使香港经济遭受重创。9月15日,香港机场管理局公布航空交通量数字指,香港国际机场于今年8月录得客运量600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减少12.4%。香港机管局指出,月内机场运作及航班升降受到多日在机场举行的公众集会影响。

    反修例运动持续以来,给香港带来了极大的伤害,普通民众也早已受够了暴乱带来的伤害与诸多不便。林郑月娥特首6月18日公开致歉,且承诺无限期“暂缓”修例,这已经最大程度上回应了社会各界的诉求。但乱港派尤其是“民阵”,提出所谓的“五大要求”——“不作检控”、“撤回修例”、“撤销暴动定性”和“追究开枪”“双普选”等,这些所谓的要求,是对香港法治的蔑视,也是对民意的侮辱,看似有谈判之意,却毫无谈判之心。

    “不作检控”——做贼心虚

    “民阵”要求政府不对任何参与游行或暴动的人士提出检控,真是何其荒唐!香港之所以被视作是一个法治地区,是因为没有任何人、任何理由可以凌驾于法治之上,违反了法律、破坏了社会安宁,就要承担法律的后果。更何况,游行中发生的有组织、有计划的暴力冲击行为,更有多名警员受到严重伤害,如果“不作检控”,对那些守法的市民公平吗,这又会向国际社会、香港社会发出怎样的错误信息?难道想强调在香港可以施暴而不必受到惩罚吗?

    “撤销暴动定性”——公然违反法治精神

    又如“撤销暴动定性”,这更是可笑。是否暴动,是有严格的法律定义的,而一场游行示威是否被视作暴动,关键在于有没有实际的违法行为,不是“想说撤就撤”的。根据《公安条例》,暴动罪是指任何被定为非法集结的集结者破坏社会安宁,该集结即属暴动。至于何谓“破坏了社会安宁”(Committed a breach of the peace),法官在“旺暴”案一宗裁决时就已经有了清晰的判例。如果“民阵”认为示威者没有暴动,又何需害怕?如果真有暴动行为,又要政府撤销定性,这是法治还是人治?

    “追究开枪”——贼喊捉贼

    至于“追究开枪”的要求,与上述两点同样荒谬。警队维护社会安宁和秩序,以最低限度的武力对付暴徒,符合相关指引。更重要的是,问题不在于有没有“开枪”,而在于当时的情况容不容得警方被袭击而不自保。实际上,如果换作是在美国,发生6月12日这样的暴力冲击、出现用砖头砸警员的情况,早就开真枪了。香港警队已经极其克制,不容抹黑。

    要落实“双普选”先遵守“一国两制”

    对于反对派要求尽快重启政改落实“双普选”,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新闻发言人杨光在一次答问时表示,香港的民主制度是在回归祖国以后真正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区按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发展民主政制。阻挠香港民主发展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反对派自己。无论将来什么时候启动政改,香港的普选制度都必须符合“一国两制”,符合基本法,符合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

    五大诉求背后的荒唐

    全国政协原常委、九龙仓集团原主席吴光正看得清楚。他揭示:“现时的‘五求运动’实质是与中央争权,企图改基本法,改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逼出政改使反对派能掌控立法会,似乎这些才是现在仍不收手的阴谋和最终目标。”

    越来越多的香港人认识到,眼下的这场政治暴乱已与修例无关,反中乱港势力所做的美梦是透过所谓“真普选”夺取管治权,将香港变成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但这一图谋注定枉费心机。

    香港市民联名发出真正代表香港的五大诉求

    8月15日,香港多份报纸的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来自香港市民的联署声明,并发起网上签名运动。发起联署声明的是一群自称为“土生土长、热爱香港”的市民,希望通过该方式凝聚市民力量,发出理性呼声,齐心捍卫社会秩序。联署声明强烈呼吁广大香港市民声援五大诉求。这五大诉求包括:

    1、坚决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和警队严正执法,制止一切违法、欺凌、破坏及暴乱行为。

    2、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在社会秩序恢复之前暂停批准一切公众游行集会活动。

    3、督促家长、大中小学校长及老师尽力劝止学生参与违法活动。

    4、要求执法部门严惩一切资助、教唆及协助暴力和骚乱的违法行为。

    5、要求香港特区政府严惩任何传媒透过发放失实报道及混肴视听、纵容和美化非法行为和暴力、鼓吹民众扰乱社会秩序、阻碍警方执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