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會過度操勞 祖兒膝蓋發炎要坐輪椅代步

容祖兒早前完成一連19場「PRETTY CRAZY JOEY YUNG CONCERT TOUR」演唱會,祖兒今次不單止打破個人場數紀錄,而且演唱會更獲高度評價,這本應令當事人十分振奮和高興,可是,日前祖兒卻在IG貼出一張坐在輪椅的照片,相中的她緊閉雙眼露出痛苦表情。另外她還po了一張載有黃色不明液體的手術兜。原來祖兒在演唱會過後,膝蓋舊患因勞損嚴重發炎,要緊急求醫。

祖兒千字文節錄如下:

為什麼我會坐在這部輪椅上,是這樣的,演唱會過後,身體上的體力負荷達到了去虛耗程度,每一個器官關節都告訴我他們需要好好的休息,特別是我的腿部,不瞞大家說,在演唱會開始之前8月2號,我已經到診所請醫生幫我處理了膝蓋發炎的問題,亦都好像我的戰友們一樣,嘗試打一些啫喱到膝頭哥裡面,好讓工作能順利完成。

在8月24號之後,每一天我的膝頭哥,每隔一段時間就會360度都像火燒一樣熱辣辣,不能屈不能伸,每天都會用熱水泡腳,亦會到找醫生復位,我亦相信這一切需要時間,不能一朝一夕便痊癒……現在走路的時候拐著拐著,上車下車猶如一個老人家,回家脫鞋換衣服,沒有一個動作不會驚動到它的神經,睡覺的時候看著自己雙腿,已經明顯看到膝頭哥腫出兩個大球。

腳趾一碰到地下,眼淚已直標…我終於體會到什麼是舉步難行,本來不需5秒鐘便去到的洗手間,但這次卻要媽媽扶著我,足足花了10分鐘才走到過去……我沒有想過穿一件衣服換一條褲著一對襪時就這麼困難,她亦同時提議我找一張輪椅。之後就是出發到醫生那邊,我坐著輪椅上……到了診所,醫生望著坐著的我,平日冷靜的他卻驚訝地問了一句為什麼會這樣,我說醫生我應該是過勞了,只是上天對我好到,要讓我完騷後兩個星期才發病,真的仁慈。

經過檢查後,醫生果斷地說要為雙腿做麻醉,然後將膝頭哥裡面的戀之分泌抽出來,他為我打兩口消炎針,我感覺會舒服很多,望著那個牌匾,想起將要打針,我整個人都在發抖,身邊所有的親朋,不停在我耳邊說著不著邊際的無聊話,企圖分散我的注意,讓我哭笑不得,最後放了兩盤約有50 CC的水。

我的膝蓋終於能夠輕輕的再次動起來,醫生著我輕輕走路給他看,我不敢也得試試。天呀!是慢但總算不再是如履針氈,回到家我的第二小隊繼續接力護航,專程從沙田飛車出來為我準備午餐,然後吃藥,接著便是好好休息,到了晚上情況已經得到改善。

我要告訴大家,這事情不是想把大家嚇壞,而是在那關鍵一刻,我坐著什麼都做不到,只能在想,難道這就是為藝術而犧牲嗎?可笑的是,流著淚的我覺得就算這樣還是值得的。因為我在一個月後的今天,看到大家仍對這個演出的充滿思念感情,還為每一個部份配上他們各自解讀,節錄我和我的嘉賓的金句以及所有來自四面八方的高度評價,還有昨天晚上我們一班有份參與的兄弟姊妹坐在我的office裡,欣賞那場不太完美的第一場,分享當中所有點滴和感動時刻,當下的我,此生無憾!

PS:
不用擔心的,你們瞭解的容祖兒通常都是在安全的情況下才把驚險的東西告訴大家,今天早上那個大失方寸失禮到死的那個大喊包,已回到我的心房大被蓋過頭,我的格言就是只要處理到的都不是大問題,這便是我的人生,苦與樂總是參半,回頭一看都是最好的記憶!晚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