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現象】學校職級架牀疊屋 教學助理淪廉勞職責模糊

當上班工作只是做別人不願意做的事情,公司沒有栽培員工,工作變得老沒有意思。而香港的教學助理就是階級主義下的產物。

教學助理的工資只是一萬二千至四千元,都是大學畢業生剛畢業找的臨時工作。不過,這也不成被無理剝削的理由。畢業新生會對委任下來的新工作,感到雀躍。

問題是在於教學助理的職責相當模糊。日常工作裡,教學助理更淪圖書搬運工人,而且中文科教師喜歡殘虐教學助理,要求在若干秒數內搬完,是完全不合理的指令。基本上是處理學校行政的工作漏洞,例如英文科教學助理會兼做教務組的會議紀錄文書,涉獵的範疇遠超英文科。英文科科主任在參與教務組的會議時,而非會議主席的身份,是沒有權力對英文科教學助理指手畫腳、表達權力慾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