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教授看中香港學生英文 難點請槍手

學術界追求「學術因子」,可是通常重要期刊大都是以英文為主的。新晉的內地教授就以兼職研究助理聘請香港學生來翻譯論文,以及翻查文獻。學術界的共識是:翻查文獻歸納的過程就進入了研究的核心,對課題有深刻的理解才能撮寫語句,即對論文的貢獻不是僅僅翻譯的程度。內地教授覬覦香港學生的英文水平,所接受學術訓練較容易與外國學術對話和溝通,將難度最高的部分交給香港學生。

香港教育大學系內的「啟動基金」等,幫助教授進行研究,教授在運用研究基金時,有很大的自由度,分配兼職研究助理工作從收集資料到論文寫作,都沒有規定。前者當然沒有問題,後者卻有「請論文槍手」之嫌,苛刻對待教大的員工,造成「不公義」現象。新晉教授自我標榜所獲得的學位,同時求諸他人,以暗補學術水平的不足。大學撥款用作聘請兼職研究助理,即造成知識產權上的漏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