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臨退休前爭政治籌碼 無非名利關難闖

寫有「香港獨立」的橫額懸掛在校園多時(中大學生會Facebook圖)

香港中文大學生命科學系林漢明教授在著作《教授札記1》中認為研究生最好不要邀請即將退休的教授當論文導師,因為年輕教授才會熱心參與研究。這不無道理,因為教授對自己的道德要求並不會相對於其他行業而提高。

事實上,盤算「退而不休」的教授在退休前會積極地爭取「政治籌碼」,包括不再從事學術研究,專門參與「一帶一路」的研討會。

甚至於這些準退休教授在教學研究的表現上,是扼殺很多研究生的創意,給予打遏,從而令自己從前的研究聲望獨大。因此,教授在早期的口碑是栽培學生,成就其同類研究,後期卻是因為科大論學術實力不予榮譽教授退休的名銜,無心教學,翦除大學中同類研究的後學。例如香港科技大學朱曉農教授於2017年退休,門下的研究生都是具中共政治背景,因此他退休後仍然憑著「關係」而隸屬於3間大學,例如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

學術是「求真」的過程。學者何時才會憶起曾幾何時對真理的追求,而「毋忘初衷」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