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孫立勇:學運領袖沒關注抗暴者痛苦

六四學運﹝資料圖片﹞

90年代初,孫立勇因譴責六四事件中政府的暴行而入獄7年。

他逃亡到澳洲後,成立「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長基金」,向曾經因六四事件而入獄的民眾,發放資金協助他們的子女入學。

孫立勇慨嘆,國際對一般民眾的關注度低,基金去年只籌到3000澳元,協助3名抗暴者子女。

但更令他遺憾的是,逃到海外的學生領袖,30年依然活在榮耀之中,但絲毫沒有關注過國內抗暴者的痛苦。

在六四事件後,畫家武文建同樣因「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入獄。10多年來,他與流亡德國的作家廖亦武,走訪多名抗暴者,記錄他們的故事,希望盡量喚起外界對六四抗暴者的關注。

武文建說,六四這段歷史,由許多小人物共同塑造,沒有民眾參與的資料,肯定有缺失,期望所做的工作同時能還原完整的歷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