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聲明:一地兩檢《決定》有法律基礎

政府昨晚發聲明,回應香港大律師公會聲明、傳媒查詢、社會不同人士和團體,對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於廣深港高鐵西九龍站落實「一地兩檢」所作的《決定》,以及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張曉明就《決定》草案作出的《說明》所提出的不同意見。

 

政府重申,香港特區與內地在商討「一地兩檢」時,一直同意「一地兩檢」的安排必須符合「一國兩制」和不違反《基本法》。過往政府官員亦曾表示不會單純為促使便捷或提高經濟效益而破壞「一國兩制」或違反《基本法》。雙方在過去一段時間反覆研究不同的「一地兩檢」方案,以及當中涉及的法律問題,包括社會上對《基本法》第7條、第18條、第19條、第20條和第22條等相關條文的不同觀點。因此,絕對不存在為了做「好事情」而漠視《憲法》、《基本法》或「一國兩制」的情況。

 

相反,在尊重《憲法》、《基本法》,以及「一國兩制」的基礎上,及內地採用「三步走」方式去落實「一地兩檢」。「三步走」的第一步既體現特區享有高度自治權,亦反映「一地兩檢」並非特區或內地能單獨落實的安排。第二步除尊重國家《憲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憲制地位外,亦能確保「一地兩檢」最終符合《基本法》。第三步則透過特區本地立法的程序充分體現特區在處理「一地兩檢」安排上的自主權。

 

政府辯駁大律師公會發聲明指《決定》欠缺法理基礎的說法,指《決定》本身和張曉明所作的《說明》均有解說《決定》的法理基礎。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決定》獲通過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亦就《決定》的法理基礎作進一步解說。指法律專家對同一問題往往有不同看法,因此不同人士對《決定》背後的法律理據有各自的看法可以理解,但不代表《決定》沒有法律基礎。

 

「一地兩檢」涉及讓內地人員在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依內地法律為高鐵乘客辦理出入境手續。有意見質疑此安排會違反《基本法》第18條。政府稱,雖然《基本法》第18條規定全國性法律除列入《基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區實施,但《說明》及李飛已解述「一地兩檢」不會違反《基本法》第18條的兩個主要原因︰

 

不是「某人說了算」

 

一、《基本法》第18條規範的是全國性法律延伸適用至整個香港特區的情況。簡言之,《基本法》第18條規定中有關全國性法律實施的範圍是整個香港特區,實施主體是香港特區本身,適用對象是香港特區的所有人。但「一地兩檢」的情況明顯與《基本法》第18條所規範的情況截然不同。在落實「一地兩檢」時,全國性法律的實施範圍只限於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實施主體是內地有關機構,適用對象主要是處於「內地口岸區」的高鐵乘客。

 

二、《合作安排》明確規定,就內地法律的適用以及管轄權的劃分而言,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將被視為「處於內地」,因此在法理上《基本法》第18條不再適用。相類似的條文在深圳灣港方口岸的「一地兩檢」模式亦有採用,而性質類似的「視為條款」亦不時在其他法律範疇有出現。再者,由於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合作安排》,因此亦為上述條文提供法律依據。

 

政府指出,社會上亦有意見指稱是次《決定》等同「但凡全國人大常委會所說符合的便是符合」,更甚至有意見指是「人治」。政府及社會人士明白,在每一個制度下必會有一個最高、最終權力機關。在「一國兩制」下,特區依據《基本法》享有高度自治,但亦必須尊重國家《憲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國家憲制中的地位和權力。

 

政府又稱,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而全國人大常委會是全國人大的常設機關。是次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的整個過程,由特區與內地簽訂《合作安排》,然後由國務院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最後經分組討論後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投票通過作出《決定》,完全符合國家憲制程序。換言之,是次《決定》是完全依據國家《憲法》及相關程序而作出的決定,具有法律效力,並非有意見指《決定》只為行政決定,亦不是「某人說了算」的情況,更遑論是「人治」或落實《基本法》的倒退。再者,在第三步的本地立法程序中,立法會議員及社會各界均有機會討論相關議題,並最終由立法會議員決定是否通過本地法,從而落實「一地兩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