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提多年前遭性侵 張文慈坦言曾放唔低:去到有少少抑鬱

近期社交網所發起的「#MeToo」運動引來不少迴響,繼香港跨欄女子運動員呂麗瑤早前在社交網自揭曾遭性侵後,不少曾遭類似經歷的受害者也紛紛勇敢剖白自己的經歷,除了「十優港姐」麥明詩在社交網自爆曾遭性侵外,張文慈日前亦接受無綫《東張西望》訪問,重提當年被男同事性侵的經歷,希望鼓勵有遇過這些事的受害者要立即尋求幫助。

張文慈在訪問中,表示自己10多歲做暑期工期間認識了一位男同事,但兩人並非情侶關係,有一晚她與該男同事及女友人一同食飯,吃飯時對方在飲品中落藥,到她醒來時發現耳朵及身體都流血,問到為何當時不去報警?她解釋:「當時冇報警,更加冇諗過講畀屋企人聽,因為我覺得大鑊喇!死梗喇講畀屋企人聽,好驚囉,會同朋友講,但幫唔到啲咩,我只可以做嘅就係唔再見嗰個男人。」

張文慈講到雙眼通紅(影片截圖)

最難面對家人

她一直將事件隱暪,然而有次無意中向傳媒透露後,誰知報道一出後隨即被外界戴上有色眼鏡對待,而在憶述期間她更一度泛淚:「我係完全唔敢出街,我覺得件事好醜好醜,因為當時呢個新聞出咗嚟,好多人會覺得你點解用呢啲嚟做新聞,然後好負面,我覺得最難面對係屋企人。講真如果你要我講呢兩個字出嚟我會覺得好核突,即係講畀人『迷咩』嗰兩個字,我依家係面對唔到,所以我會用性侵犯嚟形容好啲囉,我個心會舒服啲。」

張文慈坦言未能面對「迷咩」二字(影片截圖)

疑患鬱躁症

她坦言原來藝人講及性的話題如「被性侵犯」是要背負多一重壓力,她透露當年報道出街後被亞視雪藏,拍戲期間所有角色被抽起,所承受的壓力更令她差點一度崩潰:「我其實一直放唔低,我淨係愈嚟愈封閉自己,我去到後期30幾歲嗰陣已經去到有少少抑鬱,同埋我唔知係咪算躁狂,我去到有耳鳴,情緒有啲控制唔到,瞓唔到,好唔開心。」最後她透過宗教信仰令人生有所改變,並鼓勵其他受害者,若遇到類似的事件,一定要勇敢面對,尋求他人的幫助。

張文慈鼓勵受害者要勇敢面對(影片截圖)
分享:
【#有禮送】下載 @ 流動新聞 📱手機APP!玩遊戲
💌送你《祟光》現金券
💌送你《鴻福堂》現金券
💌送你《百佳》現金券
🍺送你德國手工啤
👉👉一玩即知中咩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