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點點星光,如何大放光明?

呼喚印華傳媒向「一帶一路資訊帶」新媒體轉型靠攏

原文:印尼國際日報 伍耀輝
網址:http://www.guojiribao.com/shtml/gjrb/20170911/333273.shtml?from=singlemessage

朋友,你天天看報紙、看電視、上網、看手機,可能對各種傳媒了如指掌。可是,你知道什麼是新媒體嗎?什麼是互動參與式的「公民新聞」?什麼是手機App?什麼又是大數據管理的網站後台?
哦,老兄你不懂;其實我也不大懂。幸運的是,我剛好碰到一個機遇,虛心請教了一番,原來上述這些東西就叫做新媒體。雖然我也才略知一二,卻已然猶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感覺眼前豁然開朗。所以,我要現炒現賣,馬上寫一篇文章與大家分享,尤其要呼籲全印尼的華文傳媒能夠與時俱進,都來製作新媒體,與之交匯融合,攜手共贏。

在鼓吹新媒體之前,先簡單說一下印尼華文媒體的歷史與現狀。如今70歲以上這一輩人,不管你認為今不如昔,還是昔不如今,必然都有懷舊的情緒。比如我本人,從年輕就喜歡看報紙,對中華傳統文化的興趣根深蒂固,無論時局怎樣變化也揮之不去,因此我時常懷念五六十年代華文報刊的好時光,百花齊放,如日中天,種類與發行量都相當可觀。
後來印尼一夕變天,當權者對社團、華校及中文媒體這「華人三寶」痛下死手,打入冷宮30餘年方才重見天日。2000年2月,隨著解禁後的第一份華文媒體《和平日報》宣告創刊,其後,《國際日報》、《千島日報》、《商報》、棉蘭《訊報》、《印廣日報》、《好報》、《正報》、《印華日報》等中文報紙如雨後春筍,紛紛創辦,如果包括兩年前問世的《印華社》(筆者創辦並擔任社長)月報,加上雜誌、廣播、華語電視欄目等印尼大小華媒,估計至少也有二三十家。
上述華文媒體,無論是各有千秋還是一枝獨秀,都擁有各自讀者群體,並在重續幾欲斷裂的文化傳統方面發揮積極作用,堪稱勞苦功高。
然而毋庸置疑,我國華文媒體儘管有了長足發展,其現狀及面臨困境卻不容樂觀。雖經華社一乾精英披肝瀝膽千方百計殫精竭慮,但是「讀者少、辦報專業人才少、廣告收入少」等長期存在的「三少」局面並未顯著改觀。個中滋味,相信媒體同仁之苦澀皆一 言難盡。究其原因,首先與文化斷層的歷史背景有關,同時也是我們自身保守,固步自封,跟不上時代發展潮流所致。

那麼,是怎樣的潮流,不知不覺就把我們苦心經營的傳統媒體顛覆甚至淘汰了呢?!簡而言之,就是互聯網新技術帶來的新聞傳播新手段,好比風捲殘雲,影響了社會大眾,尤其是年輕一代,個個無師自通,人人不約而同,隨便動動手指,就照單全收了「碎片式」閱讀的新概念。
舉個例子說明:過去咱們老百姓想知道天下大事,只能老老實實看報紙、聽廣播、看電視,人家怎樣報道,你就怎樣知道。後來電腦網絡出現了,人們就擁有了上網查詢的種種渠道,而後智能手機又橫空出世,人們借助微信和Whatsapp,五花八門的信息分分秒秒便盡收眼底。而且只要花一點小錢,申請開辦一個公眾號,誰都可以利用微信平台,建一個自說自話的「自媒體」,簡直方便到不能再方便。
傳統上,辦任何一個媒體,都必須招兵買馬,組建團隊,新聞的製作需要從審題,到採編,再到審閱的過程,大眾難以參與信息的選擇和報道的編寫。其過程花費巨大,累死累活,賺錢比較難,虧本很容易。可是現在呢?你有興趣、有才情,只需 一個人,就能隨時在公眾號或者 Facebook(臉書),或者推特(Twitter)上縱論古今,說三道四,評頭論足。比如那個口無遮攔的美國總統特朗普,雖貴為大國之主,但是與新聞界關係不睦,就乾脆時常繞過媒體,直接在他自己的推特上發聲,時時刻刻昭告天下。再比如,我們的草根總統佐科維,幾年前之所以能夠擊敗名門之後、氣勢如虹的伯拉勃沃,其中一個克敵制勝的法寶,就是佐科維競選團隊在宣傳戰中出色利用Facebook新媒體,從而成功吸引了大批年輕選民的支持。

如今還有很多普通人,時常在公眾號上發表文章,大家看了都點贊,有時候一篇文章發出,幾十上百個關注的網友,主動通過微信紅包打賞,一傢伙收到幾千上萬元的稿費也不奇怪。
這就是新媒體的魅力!這就是互聯網技術革新的魔力!
誠如馬雲所言:「這是一個好時代,這是一個動蕩的時代,也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時代!你可以跨越自己,改變自己,或者改變你的孩子,因為沒有人可以阻礙大數據時代,也沒有人可以阻礙互聯網,就像一百年前沒有人可以阻礙電流的到來一樣。」
值得一提的是,筆者的微信朋友圈里,已經有了不少印尼華人喜聞樂見的公眾號,比如「老杜在印尼」、「讀懂印尼」、「國際日報巴釐之窗」等,都辦的不錯。他們是我們中的先行者,在此向他們表示敬意。

 

http://www.guojiribao.com/shtml/gjrb/20170912/333685.shtml


現在介紹一位新媒體的領軍人物,他叫王運豐,哲學博士出身,卻也是資深互聯網大咖。這幾年,他創立的香港流動媒體有限公司,研發出以雲端為基礎的互聯網技術,結合過住的傳統媒體營運理念,在香江科技園大顯身手,並一直堅持為海外華文媒體提供各種技術及顧問服務,旨在為行業創造更多新商機。

在王運豐看來,傳統媒體雖然不可能被替代或消亡,但新舊媒體必須融合才能分得新媒體市場。他有一個頗具說服力的論據和觀點:「目前,全球互聯網用戶達34億,中國網民超過7.2億,佔全球網民人數21.5%,不過傳統紙媒要跟上新時代步伐,那就必須轉型。」於是,一個「以海外華文為基石,搭建一帶一路資訊帶」的媒體聯盟,9月3日在香港科技園正式成立,並舉行新聞發佈會。王運豐博士在會上宣佈,他們已經與全球五大洲超過40家華文媒體簽署協議,協助推進海外華媒新聞網站、手機App與電子報刊,預計年底有超過100家媒體加盟。

這其中,《國際日報》和《印華社》成為首批入盟的兩家印尼媒體。
眾所周知,所謂「一帶一路」,乃「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之簡稱。這是中國借用古代絲綢之路的歷史符號,與沿線國家深入合作戰略佈局的重中之重。

1996年起即從事互聯網工作的王運豐博士,對一帶一路有他自己的解讀。他說,「從前一帶一路的交通工具是駱駝和船,現在的一帶一路靠什麼聯繫呢?當然最主要的工具就是互聯網。」為此,王運豐領導的香港流動媒體毫不猶豫確定了「一帶一路資訊帶」的新概念,同時立下推動海外華媒轉型的宏願,免費為海外華媒提供數字化、電子化等有關新媒體的技術服務。
鑒於海外華媒一直缺乏資源,所以王運豐帶領其團隊研發流動雲端出版系統,以期降低華媒新媒體轉型成本。他說,「海外華媒是點點星光,透過新科技串連,就能攜手大放光芒!」

《印華社》有幸收到邀請,當即委託一位專業人士丁劍先生代表筆者赴港出席了「一帶一路資訊帶」新聞發佈會。丁先生回來後,筆者與之數次長談,如飢似渴,懷著極大興趣探討了關於新媒體的每一個細節,使到我更加明白,隨著互聯網雲計算、開源技術的普及,完成新媒體嘗試的門檻越來越低,整個巨變的速度會變得更快,比如我前面講到的「微信自媒體」,就是得益於「開放平台」,那麼未來呢?還會有多少種形態出現?這個答案確實不好回答。因為上述的這些還只是剛開始,有著無數被挖掘的可能。
所以,我們印尼的華文報業同行也要改變原有媒體的固化思維了,科技每天都在變換,它不斷的創造著各種可能性,其侵略速度,比當年的報紙、廣播、電視要快得多。你看我們身邊的新生代,一支手機就能讀新聞、看影音視頻、買東西、搭車。所以,傳統媒體要切合年輕人的閱讀習慣,就必須抓住科技前沿,充分發揮科技的新特性,加快新媒體的學習和掌握步伐。

說一千道一萬,辦報紙也好,做新媒體也好,都需要有廣告支持,這是一切傳媒的生存之道。那麼,如何做好報紙轉型,將傳統紙媒與新媒體結合起來,吸引到更多的廣告客戶呢?
日本《中日新報》新聞社社長、海外華文傳媒協會主席劉成先生,此次在香港披露了一個經驗,對華媒同行大有啓發。劉成領導的《中日新報》去年開始轉型,通過製作可以插入播放各種視頻的電子報紙,立竿見影展現出極大的優勢。據介紹,2016年日本共接待中國遊客637萬人次,絕大多數都是去東京、大阪等大城市,而很少到日本的縣(相當於中國的省)觀光購物。於是《中日新報》就選擇了日本的5個縣,拍攝了風光短片,除了放在自己的電子報上,還特別發送分享到中國最大的視頻網站——優酷網上,點擊率很快超過10萬。其中有個鳥取縣(Tottori)是日本的動漫基地,過去基本上沒有中國人來,《中日新報》的短片在優酷網上一播放,馬上就有大批中國觀光客蜂擁而至,鳥取縣大小酒店隨之爆滿。航空公司和縣政府都很高興,主動送來大筆的廣告費用給《中日新報》,感謝他們對當地旅遊業的宣傳。

劉成先生深有感觸:「我們做傳統報紙,成天為廣告求人,結果通過新媒體的技術,把內容做好,吸引新一代年輕人目光,增加瀏覽、點擊流量,不用自己去拉廣告,廣告就自然找上門來。」

筆者聽到這個故事,同樣深有感觸,為著我們印尼華文報刊的前途,諸位同仁確實應該共同探討,如何攜手互補,借船出海,轉型新媒體,聯盟加入「一帶一路資訊帶」。時不我待,機不可失,如能取得共識,那麼對印華傳媒而言,原本屬於它的蔚藍的、開花的日子就會來到。

(全文完)

伍耀輝

分享:
【#有禮送】下載 @ 流動新聞 📱手機APP!玩遊戲
💌送你《祟光》現金券
💌送你《鴻福堂》現金券
💌送你《百佳》現金券
🍺送你德國手工啤
👉👉一玩即知中咩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