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教署投訴制度被指「自己人查自己人」

50名少年釋囚報稱在懲教院舍期間遭受體罰和精神虐待,向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和邵邵家臻求助。懲教署表示,基於指控涉及刑事成分,包含可追查資料,署方已轉介警方跟進。

懲教署發言人指出,在2013年至今年6月底期間,投訴調查組共接獲8宗青少年在囚人士的投訴,其中4宗歸類為「無法證實」,2宗「虛假」,其餘兩宗仍在調查,投訴上訴委員會自去年8月成立以來,無接獲年輕在囚人士的上訴個案。

懲教署:在囚人士可循多項途徑申訴

署方稱一向非常重視所有人士的投訴,備有多種不同途徑供在囚人士或刑釋人士提出申訴或表達不滿,例如署內院所管方、到院所巡視的懲教署總部首長級人員,或懲教署投訴調查組;就署外而言,他們可以書面方式向立法會議員、申訴專員、法定機構、其他執法部門、政府政策局以至相關持份者等投訴。此外,在囚人士可選擇向突撃巡獄太平紳士求助或投訴。

太平紳士的其中一項職能是巡視任何羈押院所或探訪任何被扣留者。每所懲教機構委任2位太平紳士為巡獄太平紳士。根據《監獄規則》,在巡視期間,他們會有機會見到囚犯,並可作個別或小組交談,聆聽投訴和跟進。

早在今年中已傳出懲教人員虐打少年犯,多名立法會議員曾經一起到訪壁屋懲教所,事後張超雄當日表示懲教署的投訴制度存在「自己人查自己人」問題,無法令在囚人士信任。《香港01》則引述出任太平紳士20年的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稱,在囚人士擔心投訴後遭報復,未敢正式投訴。

翻查太平紳士巡視年報,2005年至2015年太平紳士從在囚人士接獲1608宗投訴,當中1408宗直接涉及懲教署,但無一宗投訴獲證明屬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