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曾蔭權案陪審團疑問 法官以學生冒簽為例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嫌收受利益案,法官陳慶偉解答九人陪審團提出的問題後,陪審團繼續退庭商議。

陪審團早前要求法官於日常生活中舉例,說明在無直接證據的情況下,如何證明法官所指的控罪元素中提及的「故意作出或遺漏」及「無合理辯解」,如何作出裁決及基於甚麼作出裁決。

曾蔭權在太太曾鮑笑薇陪同下抵達法庭
曾蔭權在太太曾鮑笑薇陪同下抵達法庭

法官舉例,一個16歲男生考試中所有科目不合格,老師要求他帶成績表回家給爸爸看和簽名,男生之後把聲稱有爸爸簽名的成績表帶回校,但事實上爸爸在國外,不能看到成績表。

法官解釋,例子中沒有人見到男生簽名,但可以在沒有直接證據下推論簽名一定是由他冒簽,因為男生明知做法有錯,並可從中得益;但如果男生致電告知爸爸成績,由爸爸許可男生代簽,冒簽就有合理理由。

需判斷曾蔭權刻意隱瞞或基於何周禮貢獻

法官稱,套用在本案,控方稱曾蔭權為報答何周禮為自己做裝修工程而向他授勳,而辯方則稱授勳是純粹考慮到其對社會的貢獻,特別是青協項目的工作,雙方均無就被告的行為提出合理辯解。陪審團需要判斷被告是否刻意隱瞞與何周禮的關係,抑或是基於對方的貢獻才建議授勳。

法官希望陪審團盡力達成一致裁決,如果未能有一致裁決,可以接受八比一,或七比二的大多數裁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