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健超首度出庭為七警案作供

灣仔區域法院審理七名警員涉嫌毆打佔領示威者的案件。控方傳召事主曾健超作供。

曾健超在庭上表示,事發當晚被幾名穿著黑色背心及深藍色衣服,相信是警察的人噴胡椒噴霧,又被鎖上膠索帶。他曾經掙扎,但被人用武力制服,面部輕微擦傷。他稱整個過程歷時約五分鐘。

曾健超又稱,自己面朝下、四肢被抬起,抵達變電站,受襲後再被押上私家車,帶到中區警署。他稱眼晴雖受胡椒噴霧影響,但仍能清晰看到車內情況,包括兩名警員樣貌。

被控有意圖襲擊致他人嚴重傷害的七名被告到法院應訊
被控有意圖襲擊致他人嚴重傷害的七名被告到法院應訊

曾健超:拒解鎖電話被掌摑

在警署接見室內,曾健超按指示將個人物品放入證物袋,但趁警員走出房外,用手機拍攝自己的臉部,然後關電話再放入袋;過程可能被發現,警員要求解鎖,曾健超拒絕,又向警員說「唔好咁低能啦」,之後一名警員用右手手背大力掌摑他兩次,惟自己堅持不開鎖,雙方僵持不下。

大概一小時後,曾健超坐旅遊巴轉送到黃竹坑臨時覊留中心。曾健超表示,掌摑他的警員坐在他右邊,並用手機觀看新聞報道,包括他在暗角遭警員施襲的片段。另有一名警員坐在後方。二人曾經在車上細聲交談,但曾健超不清楚內容。

曾健超又指出,留意到其他被捕者都是在負責押解他們的警察陪同下,進行文件手續,但押解他的兩名警員不知所蹤,每當自己要填表格時,值日官都要去尋找查問哪名警員押解他。

被問傷勢 曾健超稱脊椎移位至今

曾健超在取得法律意見後,向值日官投訴被打,但值日官稱只會記錄眼見的傷勢,而不是自己所形容,於是當日拒絕驗傷。

被問到現在是否仍受傷勢影響,曾健超稱自己脊椎移位,長時間站立或坐仍會痛,不時要看脊醫治療,另外左手腕關節的不協調及關節突出情況,至今仍可見到;至於身上的紅腫痛楚,則在事後數星期內消退。

今次是曾健超首度出庭為七警案作供,但由於他遲到,法院要延至十時才開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