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皇明仁講話全文

戰後七十年過去,兩年後,將迎來平成三十年。

我已年過八十歲,在體力方面等有時也感到種種局限。這幾年來,在回顧作為天皇的足跡時,也開始思考關於將來自己的應有狀態及公務。

在社會老齡化日益嚴重的情況下,當天皇也已屆高齡,何種狀態才是理想?天皇不能具體觸及現行的天皇制度;但今天,我作為個人,想談談至今為止思考之事。

即位以來,我在履行國事時,每天都在摸索憲法下被定位為日本象徵的天皇的理想狀態。作為傳統的繼承者,我深感繼續守護傳統的責任;處在日新月異的日本和世界之中,日本的皇室如何將傳統寓於現代、使之鮮活地融合於社會並滿足人們的期待,我思考至今。

幾年前我兩次接受外科手術,加之因高齡感到體力減退之時起,我開始思考:今後,當出現難以像以往那樣履行繁重公務時,應當如何安置自身,對國家、對國民,以及對我身後的皇族而言才是適當的方式。我已年逾八十,儘管可說尚幸健康,但考慮到身體逐漸衰弱時,我擔憂或難以像至今為止那樣,全心全意完成天皇的公務。

我成為天皇將近二十八年,這期間我與人們共同度過了我國許多歡喜之時、悲傷之時。作為天皇的公務,我一直深感應將祈願國民的安寧和幸福放在首位;在行事之時,我認為有時站在人們的身旁、傾聽他們的心聲,體察他們的心情也是十分重要。作為國民團結的象徵,我感到有需要向國民謀求理解,也有必要深刻思考自身應有狀態,加深理解國民,並培養永遠與國民同在的自覺。我感到造訪日本各地、特別是偏遠地區及島嶼,也是很重要的。我從皇太子時代開始,至今與皇后一同前往之地幾乎遍及全國;在國內任何地方,我都認識到那裡有着熱愛當地、勤懇支撐着家鄉的平凡人。天皇受到人們深深的信賴和敬愛;心懷國民,得以履行為國民祈願的重要公務,是幸福的。

伴隨天皇日趨高齡,不斷減少國事行為或許很難。此外,因天皇未成年或病重等無法發揮應有作用時,可考慮設置攝政代行天皇職務。但是,即使如此,天皇持續不能充分履行理應完成的公務,其天皇的身份始終不變,直到其生命終結。

當天皇健康狀態嚴重不佳時,如以前曾出現的那樣,有可能導致社會停滯、給國民的生活帶來各種影響。而且,按至今為止的皇室慣例,天皇過世後,舉行的隆重殯葬儀式將持續近兩個月,之後與喪葬有關的儀式會長達一年。這一系列儀式及與新時代相關的各種事項同時進行,與之相關的人們,尤其是天皇的家人,會不得已地處於非常艱難的狀況。難道不能避免這樣的事態嗎?這一想法不時縈繞於心。

正如開頭所說,根據憲法,天皇沒有參與國政之權能。這種情況下,此次在重新回顧我國漫長的天皇歷史的同時,我衷心祈願,今後無論何時,皇室都能與國民同在、攜手共築這個國家的未來,以及象徵天皇的職務永遠不會中斷、穩定持續下去。我謹此講述了自身的想法。

懇切希望能夠得到國民的理解。(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