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將流亡藏人引領到何方?

關於流亡在印度的藏人要不要加入印度國籍引發了激烈的爭論,這關乎「流亡藏人」的未來。

資 料顯示,目前大約有20萬流亡藏人分布在世界3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印度大約有11萬人,尼泊爾3萬人。印度政府視這些藏人為無國籍人,根據進入印度年代不同,按照不同情況授予「流亡藏人」居住許可證,且每年都需要到相關機構更新居住許可證。特別是近年來,新流亡的藏人連拿到居住許可證都變得十分困 難。有了居住許可證,這些「流亡藏人」才可以光明正大工作,否則只能打黑工。而偷偷摸摸打黑工的藏人又經常受到印度警察和一些官僚的勒索,需要上繳保護費,生活異常艱難。除此之外,流亡的藏人求職時也經常遭遇歧視。印度人口眾多,本身就業機會有限。為了生計,藏族人只能做些小攤販或餐館賓館服務員的行當,月收入在6000到9000盧比之間,折合成美元為100多美元。有報告披露,97%的生活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月收入在1.5萬盧比以下,其中月收入1萬盧比以下的更是佔到了44%。不僅僅在印度,調查顯示流亡在尼泊爾的藏人也大都生活在貧困線附近。沒有印度公民身份,「流亡藏人」也無法購置房產, 居無定所,四處漂泊,靠租房度日,令本已經十分悲慘的流亡生活雪上加霜。

保持難民身份。西藏流亡議會原議長邊巴次仁聲稱,「藏人們在印度應保持難民身份,否則西藏的同胞『會失去希望』」。1986年出台的印度公民法案允許在1950年至1987年間出生在印度的藏人申請印度國籍。據《流亡藏人的印度國籍》一文介紹,可申請印度國籍的「流亡藏人」超過35,000人。迫於壓力和對現實情況的考慮,「西藏流亡政府」也宣稱不再阻止「流亡藏人」申請加入印度國籍。相比普通「流亡藏人」曲折的國籍申請之路,「西藏流亡政府」的高層領導則容易得 多。有報道稱,眾多「西藏流亡政府」高層領導都擁有外國國籍。目前的「流亡政府」當局中,至少有三名「噶倫」擁有外國國籍。「外交與新聞部噶倫」是加拿大 公民,「宗教與文化事務部噶倫」是美國公民,「內政部噶倫」是印度公民。尚不清楚「西藏流亡政府」的首席噶倫洛桑孫根是否持有美國護照或綠卡,但可以肯定的是,洛桑孫根2007年獲得了美國給「有特殊才能的外國人」的簽證,持有此簽證可以立即申請綠卡,並可以在三年之內申請美國國籍。同時,和許多「流亡政府」官員一樣,洛桑孫根及其親屬都已經在美國安家置業。除此之外,達賴喇嘛被印度前總理尼赫魯稱為「尊貴的客人」,他本人也聲稱自己是「印度之子」,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然而,畢竟達賴喇嘛年事已高。「流亡藏人」非常擔心,一旦達賴喇嘛去世,印度政府對他們的態度會變,未來更加充滿了不確定性。印度教徒報 報業集團董事會主席拉姆,長期從事「流亡藏人」研究,認為「他們自稱為流亡藏人,實際上他們是自我流放。因為他們是居住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人。從嚴格意義上來講,印度人並不認同他們是難民,而是居住在印度的藏族人」。拉姆稱,「從長遠來講,他們回到中國才更有前景。我遇到很多在印度居住多年,後來返回拉薩和其他藏區的藏族人。他們回國後做些小生意,開旅行社、旅館等,生活相當富裕。」對比流亡藏人居無定所,無人問津的悲慘生活,不禁令人唏噓。沒有故鄉的人是不幸的,有故鄉而又不幸遭遇人為的失去,這是一種雙重的不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