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處理七警案證物不作記錄 供稱「因為唔記得咗」

七名警員涉嫌毆打公民黨成員曾健超的案件,進入第十天聆訊。法官繼續以「案中案」的方式,處理應否接納中區警署閉路電視片段作為呈堂證供。

辯方一度傳召投訴警察課警長余立志作供,他指出在前年10月27日收到兩隻中區警署閉路電視的光碟後,有即時作測試,指光碟能正常運作。但余立志在控方盤問下,承認他未有在接收兩碟時作記錄,指自己「因為唔記得咗」。

法官繼續處理應否接納中區警署閉路電視片段作為呈堂證供﹝美聯社資料圖﹞
法官繼續處理應否接納中區警署閉路電視片段作為呈堂證供﹝美聯社資料圖﹞

另外,余立志又表示,在光碟中發現報案室內共有16枝鏡頭,與他曾前往中區警署看到的12枝鏡不同,就在草圖中加回兩枝鏡頭,但並未就發現差別、改動及匯報作記錄,因為他認為上述差別不太重要。

余立志續稱,第15支及第16支鏡頭是向報案室外,沒拍到甚麼,因此沒有加在草圖上。但後來在本月3日補錄口供並重畫圖,以讓法庭知道報案室內共有16個鏡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