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甚麼普選都有,社會發展輸香港九條街。」

「反對派說沒有普選,香港寸步難行。真的嗎?普選真的這樣靈嗎?香港真的這樣差嗎?」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在報章專欄,質疑普選制度的成效,並舉例:「台灣甚麼普選都有,就是沒有經濟發展。台灣有大型基建嗎?沒有。有的一個體育館工程也停擺,社會發展輸香港九條街。」

專欄以「做議員不是搞壓力團體」為題,形容香港泛民源自七十年代的「壓力團體」,成為立法會議員後,大部份「都擺脫不了壓力團體思維和行事方式」,只提出問題及施壓,凡事必反,不提出可行的主張和辦法。

馮煒光認為,泛民只把問題推給政府,進行政治攻訐,「是思想懶惰,是壓力團體DNA作祟」。他指出,政治是妥協的藝術,立法會議員要講政治,要改造壓力團體的DNA。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