擲杯案 黃毓民質疑因改花名「689」而捱告

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涉嫌向行政長官梁振英投擲玻璃杯案件,被控普通襲擊,第二日聆訊結束。選擇自辯的黃毓民預計,最少需要多一日盤問梁振英。

黃毓民在庭上質疑,為梁振英錄取口供的四名警員沒有表明身份,並不合理;梁振英則稱堅信對方是警員,也不同意當日與警方交換意見,再由自己簽口供紙作實。

梁振英又表示,除了玻璃近距離撞擊碎裂令他擔心,當日亦擔心有「同黨」在場。黃毓民即時反問:「立法會咁恐怖咩?有恐怖分子呀?」梁振英回應,「襲擊」了發生一次就可能發生第二次。

黃毓民質疑梁振英的口供事先撰寫
黃毓民質疑梁振英的口供事先撰寫

黃毓民又問梁振英,是否因為黃毓民處處作對,而要誣告對方普通襲擊報復。梁振英否認,又稱報案時不知道黃毓民是涉嫌襲擊自己的人。黃毓民又問,知不知道他為梁振英改了花名「689」,控方反對有關提問,表示問題跟案件無關。

梁振英在庭上作供時,不自覺將裁判官叫錯成「主席」,惹來旁聽席大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