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士元大半生論政 遺下金句發人深省

鍾士元在回歸後擔任首任行政會議召集人。(電視截圖)

人稱「大sir」的鍾士元在港督戴麟趾時代踏足政壇,歷經麥理浩、尤德和衛奕信年代,回歸後加入行政長官董建華的首屆特區班子。他的政治生涯緊扣香港回歸的關鍵時刻,即使退休,仍心繫時局。

1982年,兩局代表團會見首相戴卓爾夫人,左三為鍾士元。(網絡圖片)
1984年,鍾士元獲領導人鄧小平接見。(電視截圖)

上世紀80年代,中英兩國談判香港前途問題,鍾士元在1984年走訪北京和倫敦,但被質疑代表性,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以「孤臣孽子」形容他。鍾士元回顧這段歷史時,透露曾經向當時的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表達感慨:「你們當我們是『走狗』,中國人當我們是漢奸,但身在其位,沒辦法不做這件事,為香港人爭取香港人所希望的東西。」

八七股災派定心丸

1987年股市大跌後,當時是行政局議員的鍾士元大派定心丸,表示對未來三年股市有信心:「我以身作則,我昨日已經開始買股票,我今天還要買,你不信去查問我的經紀。」

鍾士元經歷整個中英談判過程。(網絡圖片)

鍾士元在1988年從行政、立法兩局退下來,當年71歲的他表示:「人的觀點與想法會隨時間改變,昨天我屬於開明人士,今日卻被視為保守派,今日的開明人士,明天也會被當作保守份子。」

被問角逐特首意下如何

1995年,即鍾士元78歲那一年,時任國務院港澳辦公室秘書長魯平,曾經就角逐首任特區行政長官人選,詢問其意思。鍾士元回憶:「如果我年青20年,我就有興趣,現在這個年紀就沒有興趣。」最後鍾士元全力支持董建華選特首。

鍾士元於1999年6月落實「二次退休」。(電視截圖)

回歸後,鍾士元擔任了行政會議召集人兩年。1999年6月,他出席完他的最後一次行會會議後,形容香港能夠平穩過渡值得安慰:「香港現在正是在民主過程的初階,我們一定需要時間、耐性,讓民主發展進入成熟階段。」

評論政府制度不足

董建華在2002年推行俗稱「高官問責制」的主要官員問責制,曾蔭權任內引入副局長和政治助理。鍾士元於2010年接受傳媒訪問時,對此不以為然:「這些沒有幫助,因為這些烏合之眾、拉雜成軍。應該是行政長官,當他未有一個黨、未曾上場的時候,已經研究好統治一個地區的辦法。」

2017年11月,有記者問年屆百歲的鍾士元,認為香港何時會有普選。他回應:「你問算命先生更好。」

2017年,林鄭月娥出席鍾士元的百歲壽宴。(Facebook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