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莊勝的幕後人

一、神奇的莊勝公司

莊勝二期合同糾紛一案已歷時一年多時間,在全國鬧的沸沸揚揚,成為法律界一大看點,而涉案三方也成為關註焦點。其中兩家被告為央企,而原告——莊勝公司卻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企業。這是一家怎樣的企業?有什麽樣的背景?在大家的心中畫了一個問號。縱觀這家公司的發展史,其不僅非常擅長利用訴訟套利,而且擅長使用各種非常手段。在其與所有人的關系中,不管官司贏與輸、也無所謂對方是不是對其有恩,都可以成為這家企業套利的對象,而且屢獲成功,可以稱為神奇之至!

圖片:莊勝公司名列北京欠稅大戶第二名。

  在北京市地稅局網站上有公開顯示,莊勝公司名列北京欠稅大戶第二名,欠稅金額近1.6億元!而莊勝公司卻因此將西城區地稅局稽查局告上法庭,最終被法院駁回!據內部人士透露,該公司因欠稅額度巨大,其董事長又是外籍,因此其董事長周建和被限制出境、限制高消費。但有知情人反映,周建和雖被限制出境,但並未受到高消費限制的過多影響。他不僅經常出入高檔場所,而且自身名下也有一高端會所,名為瀟湘會。周建和經常在瀟湘會宴請賓客,甚至一些官員也出入此地。欠著巨額稅費確仍驕奢淫逸,實屬神奇!

  另外,這家公司所涉及的訴訟案件數量之巨大令人發指!利用啟信寶等商務軟件可以看到,莊勝公司涉訴的裁判文書多達511封,而絕大多數其都是被告!其中主要有兩類內容,第一類是由於莊勝公司拖欠商家貨款,導致被近百家商業公司起訴。第二類是由於該公司曾在2005年銷售莊勝百貨產權鋪位。但在近十年的時間中,一直沒有給業主辦理產權證。買了房子卻長期得不到產權證,於是諸多業主便將莊勝訴上法庭。但從判決結果來看,有一部分業主勝訴後將解除與莊勝公司原有的買賣合同並獲得原有的購房款。而在近十年的過程中,商鋪價值成倍翻升,隨著合同解除,升值的部分則又回到了莊勝公司。輸了官司卻賺了錢,實屬神奇!

在莊勝公司的發家史中,隱藏著一段不為外人所知的故事,主人公就是莊勝董事長周建和與股東於學理。1992年,於學理向北京市宣武區引薦莊勝公司。初來乍到的周建和在北京人生地不熟,在於學理的幫助下,莊勝公司與宣武城開公司合作投資北京莊勝項目的合資公司,也就是今天的莊勝。周建和於19921111日與於學理簽訂《代理協議》,承諾為感謝於學理的幫助,無條件、無償轉讓莊勝房地產公司5%股權給於學理。但隨著莊勝公司收益不斷上升和規模不斷擴大,周建和在京城站穩腳跟後,並開始與於學理反目成仇。周建和對向於學理轉讓5%股權避而不談,疏遠於學理。在經過與周建和多次協商未果後,迫於無奈,於學理被迫對周建和提起訴訟,要求確認其股權。案件經2011年北京市一中院一審、2012年北京市高院二審,判決支持於學理的訴訟請求。北京市工商局於2012年為其辦理股東變更及股權登記手續。但事情的進展遠遠超出大家的想象。近期,於學理突然接到北京市工商局企業登記處工作人員電話,要求於學理來工商局面談。其正式告知於學理,北京市工商局於2017522日收到一中院來函,提出929號商委批覆已喪失法律效力,請市工商局依法辦理,據此,北京市工商局擬撤銷於學理的股權登記,並依法正式告知作為利害關系人的於學理。在北京莊勝公司已窮盡合法途徑撤銷執行登記均被駁回的情況下,北京市工商局多次通過致函、電話、面談等方式一再要求一中院明確是否可以撤銷執行登記,明顯不符合常理。已經判決且執行的股權登記,卻面臨著被撤銷的風險,莊勝的手段可謂非常神奇”!

  而近期的莊勝二期一案,更是這家公司神奇表現的巔峰之作!因其欠下巨額債務,信達公司對其進行債務重組,不僅替其償還了27億元,還豁免了債務8億元。而莊勝所付出的,只是項目的一紙開發協議,土地出讓金尚未繳納。而後,信達將持有的信達置業100%股權以國有產權公開掛牌轉讓的形式依法轉讓給中信國安。然而,莊勝公司不僅沒有滿足已經得到的幾十億的利益,而且將兩任接盤手告上法庭,訴請法院判令解除《莊勝二期A-G地塊項目轉讓合作框架協議書》等協議並令信達置業向莊勝公司返還莊勝二期A-G地塊項目權益並向莊勝公司移交項目資料;判令信達投資立即向莊勝公司支付違約金10億元,信達置業對違約金的支付承擔連帶責任……”目前這個項目估值達400億,換而言之,這家公司通過債務重組獲取了35億元的利益,現在又將通過訴訟獲得400億的利益,而其本身並無任何付出,實乃神奇之極!

欠下國家的巨額稅費,還能夜夜笙歌;身負著數百起訴訟,引發了不穩定因素,卻能在敗訴中繼續獲利;與一路走來的恩人可以因利生恨反目成仇,利用非常手段攫取其股份;贏得與兩大央企的訴訟,獲利數百億……如此企業,究竟緣何如此神奇,其中緣由,恐不能為外人道也……

二、周建和奇人

外人眼中的周老板是低調,平和,而慢慢的,隨著周老板在北京的穩紮,其真實面目也一一浮出水面。

周建和有常到澳門賭博的嗜好,酷愛百家樂賭局。據與其親近的人士披露,周建和之所以為香港公司取名莊勝,就是寓意自己的生意如同百家樂賭局中莊家具有更大優勢而獲勝概率更高。當然還有一種說法,認為莊勝集團還有其它不想為外人知道的業務。

根據北京莊勝內情人披露,周建和欠下的賭債高達20多億元。2001年上半年,周建和動用北京莊勝的銀行存款到澳門賭場,不僅輸掉幾千萬元,而且欠下賭場大量債務,被當地媒體曝光。北京宣開得知該消息後,決定對北京莊勝進行財務審計,並根據審計結果追究香港莊勝違約責任,進而通過適當程序收購其在北京莊勝的全部股權。

周建和在建立和拓展北京莊勝關聯性資產過程中,在湖南省境內慣用的手法是:以低價收購國有企業,收購成功後再以高價將部分股權轉讓給其他國有企業,通過收購實現攤薄成本、資本盈利及利益輸送。此外,在與湖南黃金集團合作開發厄瓜多爾金礦業務中,周建和被舉報向國企湖南黃金集團的高層行賄或輸送非法利益,湖南省紀檢委對此正在調查之中。

周建和從北京莊勝抽走的資金在該公司賬面表現為兩種記賬方式,一是長期掛賬,二是以其他費用平賬。據可靠人士披露,周建和指使公司財務人員采取各種方式進行違規違法賬務處理。雖然如此,財務賬目中的資金往來憑證及資金去向對賬單卻已經成為事實,不是人為可以改變的。據不完全統計和估算,周建和從北京莊勝直接或間接抽走的資金不低於人民幣25億元。

三、背後的保護傘

周建和之所以能夠如此神奇,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通過各種手段,拉攏腐蝕了一批高管,為其保駕護航和謀取不當利益。其中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會長、中央文獻研究室原主任滕文生就是周建和重要的保護傘。

莊勝二期合同糾紛一案中,滕文生接受周建和委托,夥同原中央黨史研究室主任(原中組部副部長)等人在最高院二審期間多次過問此案,多次找到最高院有關領導施加壓力(在最高院審理案卷中有記錄),要求按照周建和的意見判決此案。在最高院判決後,又給北京高級人民法院和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打招呼,要求盡快執行,以達到非法鯨吞國有資產的目的。

滕文生可謂是周建和的保護傘和搖錢樹,滕文生與莊勝公司董事長周建和同為湖南老鄉,交往甚密。滕文生經常出入周建和名下的瀟湘會等高檔會所,接受周建和贈送的貴重禮品和現金。周建和也多次陪同滕文生等人出席各類活動和境外旅遊。滕文生作為國際儒學聯會會長,利用其關系網和影響力不僅把周建和這麽一個忘恩負義的人弄成國際儒學聯合會的副理事長和北京市政協委員,還替他辦了很多違紀違法的事:

滕文生之子滕冶在周建和的莊勝礦產資源集團有限公司擔任副總裁一職,負責秘魯鐵礦項目和厄瓜多爾金礦項目,而此項目在滕文生的幫助下,達到了周建和以境外投資為名,行向境外轉移資產之實。周建和利用其在秘魯的礦業企業,虛構投資總額,編造虛假交易,造成國際業務虧損,以欺騙手段將境內資本轉移境外,涉嫌資金非法外流。

在周建和與湖南黃金集團合作開發厄瓜多爾金礦業務中,滕文生又夥同其他人授意國企湖南黃金集團向周建和非法輸送利益。

同時滕文生還在周建和與於學理股權訴訟中幹預司法公正,並夥同原國家工商總局有關領導,妄圖要求北京市工商局註銷於學理合法取得的北京莊勝房地產有限公司股權。

滕文生利用其關系網亦幫助周建和在湖南金融系統大肆騙取貸款。周建和利用湖南省華隆進出口公司、湖南省金環進出口利德公司等公司向湖南中行以押匯方式取得共計超過5000萬美元融資,以香港莊勝、北京莊勝名義直接向湖南分行信托公司融資3600萬美元。這些融資行為已經被中國銀行總行定性為違規貸款行為,其間的利益輸送行為、違法運作手法是必然存在的。北京莊勝、香港莊勝、周建和對中國銀行湖南分行、北京分行的債務及其對其他銀行的債務,在北京莊勝完全具有償還能力的情況下,周建和均采取惡意拖欠的方式先將債權銀行拖入不良債權的泥沼,再通過債務重組以債務豁免、實物抵債等方式從中漁利。

北京莊勝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還是北京市排名第二的欠稅大戶,營業稅、房產稅等欠稅金額高達1.6億元。但在滕文生等人的運作下,雖然西城地稅局已起訴、西城法院已判決,但判決一直未能執行。

當然,周建和對滕文生也是投桃報李,不僅給以滕文生之子滕冶高薪和高額獎金,也向滕文生等人承諾巨額好處費,並通過第三方企業向他們的關聯企業和關系人實際支付受賄款項。

在黨的十九大提出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四個全面後,滕文生等人依然長期搞團團夥夥,搞利益小圈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涉嫌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工作紀律,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反組織紀律,違反廉潔紀律,違法違規幹預和插手司法判決。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周建和和他的黑保護傘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神奇的莊勝必將不再神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