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警會公佈三宗投訴 涉警員不當處理證物

(電視截圖)

監警會交代3宗有關證物處理不當的投訴。

其中一宗個案涉及僱員涉嫌盜取公司資產,警員初步調查時只影印賬簿其中六頁,在正式拘捕僱員後,才正式撿取賬簿為證物,並放入自己抽屜。事後賬簿被發現曾遭塗改,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下,法庭判僱員無罪。監警會認為事件嚴重,不同意「訓諭」相關警員,將之改為「警告」。

另一宗個案的投訴人,被指在網上發布兒童色情物品,警員在其寓所撿走三部電腦,但在轉交科技罪案組前,警員未有按程序將之存放在證物室,而是擺放在自己的辦公室桌下。事主否認控罪,質疑警員無妥善保存電腦,可能有人栽贓。法庭指出警員處理證物手法不理想,但仍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被告事後投訴涉事警員「疏忽職守」,投訴警察課考慮到法庭認為證物不曾受干擾,故歸類為「並無過錯」。監警會檢視後,提出對警員作出多一項「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的疏忽職守指控,最終獲投訴警察課接納。

警方錯歸證物 終毋須記入「行為簿」

至於餘下一宗投訴,涉及警方錯誤歸還證物,主管案件的警員事隔5個月才指示下屬物歸原主,但已不能退還所有證物,而負責調查案件的警員承認事先未徵得主管同意交還證物。涉事兩名警員的指控最後分類為「獲證明屬實」,但毋須記入俗稱「行為簿」的分區報告檔案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