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到底是?日本3宗奇案謎團重重

(網絡圖片)

2018年日劇《不自然死因研究所》是《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又譯《僱傭妻子》)編劇野木亞紀子新作,內容圍繞一班法醫執着於解開屍體的真正死因。現實中,日本歷來奇案多,駭人聽聞,仍然耐人尋味。

名古屋孕婦剖屍被殺案(名古屋妊婦切り裂き殺人事件)

1988年3月18日,死者丈夫返回名古屋中川區寓所,赫然發現懷孕的妻子仰臥在電暖爐桌旁,一動也不動,其脖子上纏繞著電暖爐的電源線;死者雙腳張開,一動也不動,雙腳之間有一個滿身是血的嬰兒,正虛弱地哭泣。

丈夫立刻跑到玄關要撥電話報警,原本該放電話的地方卻不見電話的蹤影,只看到被扯斷的電話線,他便跑到鄰居家借電話召救護車。經過手術,胎兒奇蹟似地活下來了。

警方調查發現,27歲死者胸部到下腹有一道切痕,子宮也被切了一道刀口,犯人就是從這裡硬生生地將胎兒拉了出來;離開母體的胎兒,臍帶被隨意剪斷,大腿內側、膝蓋和睪丸被人切割數刀。被切開的子宮裡面更被硬塞入了一台按鈕式電話機、以及掛了車匙的米奇老鼠造型鑰匙扣。

(圖為示意圖片)

遺體沒有受到強暴的跡象,也沒有激烈抵抗的痕跡,只有死者錢包連同數千日圓現金不翼而飛。現場指紋全被擦拭乾淨,洗手盤有將血沖洗掉的痕跡。丈夫一度受到懷疑,但是他回家前一直待在公司,有完整的不在場證明。

被塞入死者子宮的電話及車匙,均為死者家中物品,有指這樣做是為了阻礙報案。然而米奇老鼠造型鑰匙扣卻是來源不明。由於死者生前參與過層壓式推銷,日語俗稱「老鼠講」,有人懷疑事件涉及金錢糾紛。至於為甚麼要藏在子宮,有人則推測犯人對孕婦有異常癖好。

案件發生15年後,即2003年3月18日,過了公訴有效時限,成為一大懸案。

福島便池藏屍案(福島女性教員宅便槽内怪死事件)

1989年2月28日,福島一名小學女老師在員工宿舍去廁所,無意間奇案看到和式蹲廁有異樣,在不安下打開收集穢物的管道查看,竟然發現一條腿卡在裡面。女老師立即報警。

警方到場後發現沒有辦法將困在當中的男子拉出來,需要動用重型機械將便槽拆除。男子被發現時,早已沒了氣息。他上身赤裸,保持雙腳屈曲的狀況;衣服疊得十分整齊,被環抱在懷裏,一隻鞋子在頭部附近。

網上流傳當時死者被發現時狀況示意圖(網絡圖片)

死者手腳沒有表面傷痕。當時天氣很冷,驗屍報告顯示其死因是失溫兼窒息。警方又在幾百公尺山坡發現了死者另一隻鞋,以及其沒上鎖的車子。

26歲死者生前與家人同住,在核電站工作,個性開朗外向,還曾被委託在村長選舉演講。據了解,最後看到死者的是他的父親,當時死者只說「我出去一下」,人就此失蹤,跟遺體被發現時相隔4日。

警方百思不得其解為何人會在便池裡,最後將案件研判偷窺未遂死亡意外。不過案件留下重重謎團,例如為何男子只穿一隻鞋走入便池、為何事先摺疊好衣服等,仍是無法知曉。

井之頭公園分屍殺人事件(井の頭公園バラバラ殺人事件)

1994年4月23日,一名女清掃工在東京都三鷹市的井之頭恩賜公園打開了垃圾桶中的某個塑膠袋,在裡頭發現了人的腳掌。

事件發生在井之頭公園(網絡圖片)

警方接報後趕至公園一帶搜索,分別在公園內7個不同的垃圾桶中找出一共27袋人體殘肢,每一個都是用上黑色塑膠袋與半透明塑膠袋兩層包裝,並使用漁民慣用的特殊手法打結。

遺體手腳的指紋遭破壞,但警方透過指紋僅剩的一小部分及DNA,證實了被害人是住在井之頭公園附近的一名35歲男性建築師。死因不明,但分屍的手法疑似是使用電鋸,以間隔20厘米的方式,將遺體切割成長度、寬度相等的屍塊。這和公園裡設置的垃圾桶口徑(長20厘米、寬30厘米)幾乎吻合。

此外,遺體中的血液一滴不剩,要進行這樣的放血作業,需要遠遠超過一般家庭用水數倍的龐大水量,以及相當程度的醫學知識。由於分屍的切割手法至少可歸納出三種不同的規則,因此也推測此案有共同犯罪的可能。

這宗案件被懷疑與邪教儀式有關,不過從被害人交友情況等方向搜查,沒有發現任何符合的嫌疑對象,一直不能定案。直至2009年4月23日此案追訴時效屆滿,犯案動機亦未能查明。

令人惹起注意的是,案件發生一年多前所發售的遊戲「女神転生」中,就有一段是井之頭公園發生殺人事件的劇情。故此有人猜測事件是遊戲狂熱分子所為。

分享: